图片展示

“挺虎”派称周正龙被收监系因其继续寻虎和申诉

关注:32 发表时间:2019-08-19 17:10:20

周正龙缓刑的日子 ●缓刑一年半后被收监,“挺虎”者认为因其继续寻虎和申诉翻案 ●邻居称其衰老快而脾气变好,曾为房屋被震裂带领村民“上访” 在陕西安康市镇坪县城关镇文彩村,周正龙家的破旧土坯房不见了,取代的是两层新楼房,还没完工。 周妻罗大翠说,原来的房

周正龙缓刑的日子

●缓刑一年半后被收监,“挺虎”者认为因其继续寻虎和申诉翻案

●邻居称其衰老快而脾气变好,曾为房屋被震裂带领村民“上访”

在陕西安康市镇坪县城关镇文彩村,周正龙家的破旧土坯房不见了,取代的是两层新楼房,还没完工。

周妻罗大翠说,原来的房子漏雨,修这房子花掉了家里所有积蓄,还找亲戚借了10多万。

周正龙在一楼设计了会客间。几只破旧的在媒体上露过很多面的沙发摆在这里,落满灰尘。充作茶几的桌上,没一只茶杯。而“周老虎”刚出世那阵,这桌上总摆满招待客人的茶杯和茶叶。

4月30日,周正龙突然被镇坪警方带走收监。

而此前,4月27日,国家林业局发布在镇坪调查结论:调查期间调查区没有华南虎生存,“该地自然环境不能满足华南虎最小种群单元长期生存”。

“周老虎”又一次被媒体关注。

从2008年11月回家,这一年半里,这位普通的农民、缓刑的罪犯、暴躁的父亲、倔强的“拍虎者”,依旧在演绎着他的故事。

【失意者】

“生存状态很糟糕”

5月12日,罗大翠在厨房用玉米糊搅拌切碎的青草,准备喂猪。

女儿周鑫回家了,她来接母亲去她家吃饭。罗大翠显得很高兴,匆忙喂了两头猪后,特意梳了头发,换了衣服。

女儿不常回家。在周正龙缓刑这一年半里,周鑫几乎没回来过。她解释说,去年生了孩子,在家带孩子。

知情的邻居说,周正龙很不喜欢他的女婿,极力反对女儿的婚事。

周鑫还未结婚前,因为父亲反对这门婚事,周鑫就不敢常与父亲见面。周正龙被抓走后,周鑫回家变得勤一些。并在这期间结了婚。

邻居说,这使周正龙非常恼怒,他缓刑回家后,曾要求女儿离婚。

熟悉周正龙的“挺虎派”代表、北师大副教授刘里远形容周正龙“在家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暴君”。

儿子周松则曾视父亲为“骄傲”,并曾是他的支持者。

只是这一年里,他也变得疏远。知情者说,周松开挖掘机,自己在外包一些小工程。而受“周老虎”事件影响,周松后来包点小工程都受阻挠。

罗大翠证实,周松因此开始反对父亲再对虎照“翻案”。两人并因此闹翻。周松也变得很少回家。

刘里远说,他去年3月去镇坪调查华南虎,顺路去看了周正龙,“他一个人在家,脾气坏到了极点”。刘说当时周正龙和罗大翠吵架,罗大翠躲在县城不接电话,儿子也不回家。周正龙一个人发烧病在床上。刘里远留下一些药后离开。

除了“众叛亲离”,邻居们说,周正龙还受到了当地政府的严密监控。周家对门的邻居万德军说,这一年多,几乎天天都有几个人看着周家,“正月初一都有人看守”。

有记者曾去见周正龙,还没靠近周家大门,4个彪形大汉冲过来直接把记者架走。

刘里远总结,周正龙这一年半的生存状态很糟糕。

【改变者】

“棒老二”不再

缓刑回家的周正龙迅速苍老。邻居万德军说,周回家不久牙齿几乎掉光,头发也变得花白。刘里远说,周正龙在看守所染上了严重的关节炎,回家后一直腿痛不止。

周正龙绰号“棒老二”(方言,当地形容性格霸道、不招人喜欢的人)在村里广为人知。过去村里人都不怎么喜欢和他打交道。

不过,邻居万德军说,周正龙缓刑回家后变得和气很多,“说话非常客气,遇到村里人,打招呼很和善。”

周家的另一名邻居邢配华是村里的泥水匠,他介绍,周正龙回家不久开始盖房,他给周家砌过几天房。他认为周正龙回家后“挺好的”。

他说周家盖房花了8个多月,周正龙一天到晚在家里干活,帮着请来的砌墙师傅做小工,还要种庄稼,很辛苦。

邢配华也认为老周性格改变不少。他说,周正龙缓刑这一年半,从来没和邻居争吵过。

村民李少红说,周正龙这一年多“态度很好,平时不乱跑,不惹是生非”。

去年9月,周家新房基本落成,村里人都去送礼祝贺乔迁之喜。“邻居们没人对他另眼看待,”周正龙的一位邻居说,“他也不是偷、抢,又不是什么丑事。可能在深山老林遇到什么猛兽,回来顺着扯了个白。但是他一个农民,如果没有人背后支持,也掀不起那么大的浪”。

【“上访”者】

带领村民反映问题

但周正龙还是掀起了浪。

万德军介绍,县里来了一个浙江老板,在文彩村下面山脚打洞引水,修南江电站。

镇坪县城关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,南江电站是镇坪县重点招商引资项目,总投资“一两个亿”。

去年12月,该工程开始放炮掘洞,“震动很大,像地震一样,站在屋子里脚震得发麻”。万德军说,他家2002年修的楼房震出了裂缝。

记者走访了十多个村民,均说房子被震坏。一户人家客厅的灯具被震下摔坏。

村民谌基凤说,施工老板不理睬他们,让他们找当地政府。他们找到镇政府、县政府和县水电办。“跑了三四次,要么没人理,要么被哄回来。”谌基凤说,村里还去了几十人堵洞口也不管用。

今年3月下旬,随着隧道掘进,炮放到了周正龙家的地下,周家新修的房也被震裂。

李少红说,老周直接带着大家找到县政府,“他们不敢对老周怎么样,轻言细语的”。第二天,县水电办、镇政府等来了十多人调查情况。并承诺等洞修好后,给村民赔偿。

万德军认为,周正龙被收监是因带领大家上访。记者采访的多数邻居持此观点。

一名和周正龙一起去找过政府的村民说,周正龙还曾威胁官员,“如果不赔偿,就找记者来”。

5月12日,罗大翠想来想去,也认为带领上访可能是周被收监原因。

城关镇分管文彩村的副镇长杨勇5月13日称,政府对文彩村房屋进行了调查测量,将会赔偿。至于周正龙被收监是否与此事有关,他称这是县里决定,自己不清楚。

【寻虎者】

继续“上山”与申诉

不过在北师大副教授刘里远看来,周正龙被收监,是因周对“虎照”判决的申诉引起当地领导不满,“他们釜底抽薪”。

以刘里远为代表的“挺虎派”这两年一直动作不止。按刘里远介绍,他去年3月、5月和10月,三次去镇坪调查华南虎踪迹。


暂无链接
在线客服
联系方式
咨询热线1
18696101076
咨询热线2
18571108835
二维码
二维码 二维码
在线客服